柠檬柒

春秋各一半.

【原创】世界看中国

Desire.:

碎碎念:


净网行动有感。


自从知道这个事之后,就一直愤愤不平,于是周五放学回来开始动笔,写成了这样一篇文章。


综合了之前的种种闭塞与腐朽,暗(明)喻了许多不合理与不公平。


希望你们能看得懂。


原来想写讽刺,结果写成了燃向。


宴宾客里选取的鲁迅的《呐喊》作为代表,我觉得他的文字真的具有警醒世人的作用。


“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,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。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”


共勉。


历史考据党请放过我。








大家好,我是一个世界上从没有过的国家,简称乌托邦。


【眼看他起高楼】


我在中国还不是中国的时候就认识他了。


那时候大家还都小,别看现在一个个都西装革履谈吐优雅的,那年间也都是小屁孩,还是那种动辄欺负别人看人家小孩哇哇大哭就得意洋洋的熊孩子。


我当年也是其中的一员,整天大呼小叫的打架斗殴,带头去抢别家孩子的书和玩具,回家去跟父辈炫耀,然后招来一顿打,还委屈巴巴的抹眼泪。


那会还叫唐的中国不一样,他从来不和我们厮混。


他当时就已经三千岁了,是我们当中最年长的一个,也是最大方得体,最优雅知礼的一个。


他总是穿一袭绣满仙鹤的玄色长衫,扣一条镶了金银的白玉腰带,戴一顶巾带飘然的九寸梁冠,执一柄龙飞凤舞的镂花纸扇。他常常被大人们派来看管小辈,长身玉立的少年就站于树下低声吟诵着音律优美的诗词曲赋,阳光细碎的洒在他干净白皙的脸庞上,眉目如画,绝世出尘。


我当时就被他的美貌折服了,佩服的五体投地,虽然我还是个什么都没见过的小屁孩。


也源自这样一份气质,即使大家都一清二楚他其实才懒得管小孩打架,但我们还是会收敛许多,至少在他眼皮底下做个乖小孩。


而作为回报,中国每次都会给我们讲故事,讲他旅行的趣闻,讲他读到的经典。诗词歌赋他信手拈来,琴棋书画他样样精通。那样一个优秀的贵公子还会温和的笑,伴随着一把沾了书香的糖果,轻轻的落在我手上。


那个笑容,我记了很多年。





【眼看他宴宾客】


又过了一千多年,我却渐渐的很少看到中国。


他一直在改名字,他的父亲也对他时好时坏,可再怎么着也不至于看不到他。


难道因为他最近改名叫清?


我回家去问父亲。


父亲没有解释,只是说最近都不会再看见中国,让我别去管他了。


我那会也才将近两千岁,手里还没攒下什么人脉,我无从得知中国的消息。


我只能回去发狠的用功,社交,积攒资本,期望着这些能帮助我打听到童年玩伴的消息。


到最后我也没有得知他的一点一滴的消息。



几十年过去了,我也长成了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

父亲看我彬彬有礼的不会给他丢脸,决定带我去参加一个国际会议开开眼。


父亲把我介绍给大家后就去和其他国家会面去了,我一个人着西装打领带,悠闲的晃着手里的香槟酒,看谈笑风生之中暗藏着利益流动和杀机四起。


衣香鬓影间,我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
是中国!


他先他父亲一步跳下车,奔到我面前来,额角有细密的汗珠,眼眸亮晶晶的,闪动着明亮的光。


“我又改名了!我不叫清了,我的名字是——中华民国!”


眉宇间的痛快与昂扬不曾掩藏半分。


他扯着自己的褂子,打开口袋又翻开衣领给我看,解释说这是他父亲亲自设计的中山装,在欧美服饰的基础上综合了日式学生服和中国传统服装,是中华民国的标志性服装。


我看了看他那件衣服上稍显寒酸的粗糙针脚,又看了看他兴奋的眼睛里跳动的火焰,还是大力的称赞了这件衣服的可取之处。



那天我们谈了很多。


我终于得知他的消失是为什么——他那迂腐的父亲担心别国都迅速强大会盖过自己,自欺欺人的认为家里面就足够中国生活,于是闭门谢客,无形中将他软禁起来。


而他反抗又反抗,游说又游说,在他母亲的帮助和外人的威压下他父亲终于改变了想法,打开了家门,再次欢迎别的国家来做客。


我觑着中国的神情,那样真挚而热烈的不疑有他,完全没意识到危险已经潜藏在自家门口。


那些瓷器茶叶和黄金白银是多么吸引人啊,怎么可能没有人在暗中虎视眈眈?


可我无法阻止,也不忍提前看到少年眼中黯淡。



酒程刚刚过半,中国的父亲就面色不善的过来要领他回家。


他无法,只能任他父亲把他带离会场。临走前他偷偷塞给我一本书,神神秘秘的告诉我:“这可是禁书!我父亲从不让我涉猎——可我还是写了。”


他边走边回头对我挤眉弄眼:“记得常联系!”


我应了一声,手伸进西装外套里,细细的摩挲着封皮的两个烫金大字。



回到家之后,我撂下手头的工作,熬了几个通宵,一口气把那本《呐喊》读完了——


这是比那些精巧雅致的古韵更为惊人的存在,是前所未有的、能拯救一个国家的作品!


当终于从那本笔记中抬起头来时,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
中国将立于世界不败之地。





【眼看他楼塌了】


不出我的意料,中国迅速翻身,几年苦战驱赶了来自邻居的威胁,几十年奋斗发展换来了滚雪球般增长的账户数目,造就了这样一个强大的中国。


我本以为他会一直这样突飞猛进,节节攀升,直到一百多年后,我再次看到他。


少年还是那个少年,容貌还是那副容貌,只是——


他的脖子以下,被、被打上了马赛克?!


我死死盯着那件衣服,震惊过后开始细细的打量起来。


马赛克也只是马赛克,再强硬的遮挡也不能完全掩盖住它原本的颜色。


那该是一件彩虹色的衣服,腰间一抹黄色尤其跳脱;如果没有那碍眼的屏障,会在阳光照耀下格外亮眼。


真是滑稽,我想。


别人肯定也在为他奇怪的装束而嗤笑。我们都知道彩虹的含义是自由的爱意,而在他身上,那绚丽的颜色却被模糊苍白——


怎么,中国连爱与自由都不允许存在了吗?


少年感受到了我灼热的视线,却没像往常一样径直走过来和我交谈,而是低声和他父亲说了些什么,才在马赛克的束缚下缓慢的走过来。


在他沉静的面容背后,是他那已经是色厉内荏的父亲脸上不情愿的神色。


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

我们开始交谈。


说是交谈,其实就是我一个人滔滔不绝,百年未见的少年变得越来越沉默,没有对马赛克衣服做出任何解释,只是安静的倾听我的话语,时不时的点一点头。


当年还只能仰望的中国如今已经和我平平对视,他站在我身前听我侃侃而谈,临到末了才轻轻的叹了声真羡慕。


他父亲的耳朵却敏感的一动,猛的冲过来捂住他的嘴,强有力的手臂穿过他的肋下箍住胸腔不由分说的将他拖走。


他在禁锢之间挣扎,脸憋的通红,手脚不住的乱踢乱打,甚至一口咬上他父亲的手臂;身上的马赛克竟也随着这番动作也开始变化,从他的腰间开始,碍眼的遮挡物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。


他情急之中,竟抓出一本笔记扔过来,我稳稳的接住,将它抱在怀里。


于是他咧开嘴冲我露出一个胜利的笑,像一头突出重围的嗜血的狼——


下一秒,他父亲就暴怒的抡圆胳膊对着他的脸狠狠的打了一掌。


这一巴掌就好像开关一样,马赛克衣服迅速的开始动作,填补上了那一点空缺;而少年也倏地安静下来,整个瘦弱的身躯软绵绵的挂在那条手臂上,任由他父亲对他胡作非为。


那高贵的头颅依旧骄傲的昂扬,深色的瞳孔里却已经满是愤懑与绝望。


可我尚能清楚的看到,那沉重与屈辱的灰烬下还掩藏着不甘熄灭的火种,那样微小的,瘦弱的,一点光芒。


我看着他们远去,翻开那本笔记。


是他的手迹。


那薄薄的本子上写着他的愤恨,他的反抗,他对自由的渴望,他对爱的追求——


字字珠玑,句句泣血。


那些文字几乎凝结了实质的嘶吼,他那不甘于禁锢的魂灵在其间起舞,脚踝锁着铁链,足尖和着向死而生的旋律划出一地鲜血。


我轻轻合上笔记,那点希望的火种和他父亲暴怒的脸在我眼前交叠。


我叹了口气。


可惜了。



中国少年的音容笑貌就这样被我搁在了记忆里。


此后的百年里,有关他的消息越来越少,那个强盛的中国一去不复返,自此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里,伴随着那仿佛昙花一现的盛世。


这发展不出我意料。


外强中干的父亲死攥着手里国家的权利不放,压制儿子不让新生力量成长,自以为是的将他囚禁不让他去接触世界。


他还真以为,一个两鬓斑白腰身佝偻的老人还能吓唬住大洋彼岸那些贪婪的商人?


已经年迈的父亲,不曾长大的儿子,和家里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,他们注定要迎来毁灭。


于是我等待着中国的死亡。



当那件马赛克衣服轻飘飘的落在我面前时,我知道那一天终于到来。


那个金发碧眼的混蛋得意洋洋的攥着少年血迹斑斑的黑发,一把把那颗头颅掼到地上,挥动着手里滴着血的长刀,毫不收敛的大笑着。


“哈哈哈——是我杀了他!那个傻子父亲,和这个傻子儿子——都是我杀的!”


张狂的肆意过后,他转过头,才注意到一身黑色沉默的我。


金发碧眼的混蛋倒是一点没惊讶,扒下少年身上那件滑稽的马赛克衣服,随手一扬扔给了我。


“——乌托邦?跟中国挺好的那个家伙?那就送你件纪念品,留着缅怀他吧!”


我弯下腰捡起那件衣服抱在怀里,注视着他钻进中国的家,不一会就听见里面传来翻箱倒柜瓷器碎裂和金币落到地板上的声音。


我蹲下去轻轻的合上了中国的眼,沉默的抱着衣服转身离去。



















那件衣服被我罩在玻璃展柜里,好好的保存在书柜之上。


中国刚走那几年我总是翻出那件衣服,一边细细摩挲马赛克下棉布的温暖,一边想唐的风华绝代,想中华民国的充满斗志,也想中国前期的太平盛世,想中国最后的颓败衰亡。


不过几年之后我就很少去看它了,毕竟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。



忙忙碌碌了几十年,我又在午间休息的时候想起中国来。


于是我走进书房,想要再看一看那件衣裳——


却有个熟悉的身影身披彩虹站在我窗前。


他负手而立,七色彩虹在他身上流转,衬托出绝世气质,勾勒出完美曲线。


他听到我踏入书房,转头对我微微一笑,带着挣脱束缚的坦然自若,带着无所畏惧的自由骄傲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希望那个中国少年真的能站起来,即使是涅槃重生,冲天的火焰里也应该有不熄的耀眼光芒。


那个重生的中国将不畏任何流言蜚语,直面艰险与困苦,亲手把自己推上高位;他将深知光与影同时存在,撤去父辈留下的欲盖弥彰,为所有本应站在阳光下的事物驱散阴霾。


他将身披彩虹,踏光而来,堂堂正正站在舞台中央,昂首挺胸,坦然坚定的面对整个世界:


“我是中国。”


那天终会到来,我相信。

@皮这一下很卡丘

鬼师:

转发这个Ada新的一年里你的Ada 将富可敌国。

LimboSparrow:

关于我吃CP的倾向,用食物打个比方。
假设鱼和熊掌是对家。
1.我吃熊掌。
2.我不吃鱼=我对鱼过敏。如果我吃到鱼,会很不适,有时甚至是一点点鱼就会让我死掉。
3.所以我相当不喜欢吃鱼,日常生活中尽量避免鱼有关的内容,甚至是看到鱼都会让我感到不快,常常让我看到鱼只会让我又害怕又生气,还很不舒服。
4.所以即使一碗粮食由鱼与熊掌组成,这并不会让我觉得“噢,两者都很好吃,所以这菜应该得到双倍的赞美”。我只是觉得这好像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。
5.我常常觉得做鱼的厨师,即使做了熊掌,最后也还是要回去做鱼的。他们身上充满鱼腥味。
6.我知道有那些两者都吃的人。
7.但是不了,我不。鱼和熊掌不可兼得。

Love is love.🌈


收到了来自 @奥力奥的奥力奥 老师的小卡片♡
真的都太美太美啦,超喜欢,为您尖叫——

我!很欧!(大声嚷嚷

朱红色、玫红色+黑色少量=啡色
天蓝色+黄色=草绿、嫩绿
天蓝色+黑色+紫色=浅蓝紫
草绿色+黑色少量=墨绿
天蓝色+黑色=浅灰蓝
天蓝色+草绿色=蓝绿色
白色+红色+黑色少量=褚石红
天蓝色+黑色少量=墨蓝
白色+黄色+黑色=熟褐
玫红色+黑色少量=暗红
红色+黄色+白色=人物的皮肤颜色
玫红色+白色=粉玫红
蓝色+白色=粉蓝
黄色+白色=米黄
玫红色+黄色=大红、朱红、枯黄、藤黄
黄色+黑色+红色=土黄色、熟褐色
白色+红色=粉红色
紫色+红色=紫红色
天蓝+黑色=灰蓝色
天蓝+黑色+紫色=浅灰蓝
草绿+白色=粉绿
基本色的调和:
红加黄变橙,红加蓝变紫,黄加蓝变绿。红黄蓝是三原色,橙、紫、绿则是三间色。间色与间色相调和就会变成各类灰色,但灰色都应该是有色彩倾向的。譬如:蓝灰、紫灰、黄灰等。
1.红加黄变橙——
2.少黄多红变深橙
3.少红多黄变浅黄
4.红加蓝变紫——
5.少蓝多红变紫再加多红变玫瑰红
6.黄加蓝变绿——
7.少黄多蓝变深蓝
8.少蓝多黄变浅绿
9.红加黄加少蓝变棕色——
10.红加黄加蓝变灰黑色(按分量多少调可调出多种深浅不一的颜色)——
11.红加蓝变紫再加白变浅紫
12.黄加少红变深黄加白变土黄
13.黄加蓝变绿加白变奶绿
14.红加黄加少蓝加白变浅棕
15.红加黄加蓝变灰黑加多白变浅灰
16.黄加蓝变绿再加蓝变蓝绿
17.红加蓝变紫再加红加白变粉紫红(玫瑰红)